巷说语

《婚姻非儿戏》下篇(源藏,有生子

某鬼君君君君:

设定:源氏X青年半藏&恶鬼半藏,有怀孕生子,不喜慎入。




本以为只是露水姻缘,没想到第二夜,源氏叼着没毒的草坐在河边时,一阵风从脖子后面吹来,像是夏夜里父亲讲完吓唬小孩的恐怖故事后默默吹灭蜡烛的那股风。源氏回头一看,昨夜的妖魔正盘腿坐在他的背后,双方目光一对,妖魔摆出了攻击的姿势。


两人又狠狠干了一架,与传说中妖魔只用蛮力截然不同,面前的妖魔能机智地回避源氏昨天用过的招式,于是本次以妖魔的胜利告终。


源氏以为自己会被打一顿,或者妖魔要他的血之类的,结果妖魔却是毫不犹豫地脱了自己衣服,然后来扒源氏的裤子,目标明确明了,一番翻云覆雨后妖魔再次消失。


从此每天晚上,妖魔会出现并且攻击源氏,为了自保,源氏也得拿出十二分力气回击,大部分时间,源氏能靠些小技巧得胜,随后妖魔会躺平任由源氏摆弄,偶尔源氏输了,妖魔则自己坐骑,架势大有要把源氏榨成人干。


两个月后,源氏搂着经历剧烈活动而难得安静的妖魔,享受月光下难得的清闲,“今天怎么了?”源氏问道,竟然没打直接做了,难道是在别处受伤了吗?


妖魔摇摇头,握住源氏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。


“你生病了?里面有东西?”


妖魔用口型做出他仅会的词——源氏,同时更加用力地将源氏的手按在腹部。


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源氏脑中冒出,妖魔的身体构成和人类不同,雄性能生子未必不可能,况且他们天天如胶似漆,如果妖魔换个性别,不怀上才是质疑源氏的能力,可这会是真的吗?


“我们有孩子了?”源氏试探着问。


妖魔点头。


“那跟我回国,我们结婚吧!”喜悦冲击了源氏,他喜欢妖魔,妖魔天天找他,那也必然是喜欢,他早就有带妖魔回去,找魔法师使得妖魔白天也能在他身边厮守的念头,孩子只是一个催化剂,促使源氏提前了自己的计划。


让半藏王子见鬼去吧,他要和心爱的妖魔在一起!


 


半藏现在很不好,他头晕、呕吐、全身乏力大半个月了,变身对面的医生握着他的手腕把了大半天的脉,明明是著名的医生,可支支吾吾就是不愿说出个所以然来,再三逼问下,“您怀孕了。”医生似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说出结论。


怀孕?!


“殿下?”


“能打掉吗?”


“参照殿下的特殊体质,应该是不可能的。”


“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,说漏嘴的后果......”半藏用严厉的目光扫过医生,“你知道吧?”


医生吓得屁滚尿流,多一个字都不敢说便连滚带爬离开了。


半藏的手抚上腹部,里面有个生命,一半来源于自身,另一半却来源于未知,自己在夜幕中会变成怪物在各地无规律地流窜,半藏是知道的,可最近数月恢复正常后身上会出现暧昧的痕迹。更有甚者,嘴里和难以启齿的某处有白色液体。万万没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。如果和源氏王子成婚的话,是否可以解除诅咒,并且打掉这个不被期待的孩子?半藏希望答案是肯定的,但源氏对结婚的态度举国皆知,能否迫使他结婚是个未知数。


半藏沉思良久,最后决定提前婚礼,无论如此,他不能生下血统被玷污的结晶,哪怕只是敷衍的婚礼,虽然对素未蒙面的源氏非常不公平,但半藏必须破解诅咒。


 


源氏王子回到王都的消息一传开,平民百姓和贵族们都大大感叹命运,半藏王子刚刚前来结婚,离家数月的源氏王子酒赶来回来了,如果不是冥冥之中他们有心灵感应,便是两位王子早已书信相通,看来以往源氏王子每日准时定点大喊我不会娶他的,也不过是青年人的傲娇而已。


“我不会娶他的!”


在原本庄严的宫殿中,源氏对着所有人,包括代替半藏出场的臣下和自己的父母,喊道:“我有喜欢的人了,他不是王子,甚至不是人类,但我就是爱他!”为了爱,他已经不在乎了,他爱的是妖魔,何必和不认识的人逢场作戏。


众人目瞪口呆,国王和皇后本以为源氏是想通了回来结婚的,结果他竟然当场甩脸。


“我不会娶的!”源氏再次重复,加重语气的否定吓得大臣抓不住手中画着半藏王子模样的画卷,啪嗒一声,源氏一直拒绝的面容随着画卷的滚动展开而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
一瞬间,源氏屏住了呼吸,画师没有百分百还原出那副眼眉,但他还是认出来了,无数次亲吻过的俊美面容,画像上的模样是人类的模样,琥珀色的眼眸,常人的肤色,鬼怪的纹身变成了龙,比起妖魔更多了一份生气。


半藏王子、诅咒、妖魔.......关键词在源氏脑中扫过,拼凑成事情的真相。


“我要结婚!立刻马上!”源氏一个箭步冲到大臣面前,摇晃着对方的肩膀,“半藏在哪里?快带我去见他!他是不是怀着孕,那是我的孩子啊!”


如果大家说出脑内想法的话,十有八九就是王子疯了,源氏是个神经病之类的,他们的眼神已经明显表现出来了,但源氏不在乎,原来和他订下婚约的男子便是每日侍寝夜夜陪睡的妖魔。


天底下竟然有那么幸福的事情!


半藏对于源氏的态度转化感到惊吓和惊讶,但两只关起房门谈了一会儿后也接受了。


——我是他们交谈内容的分界线——


“我是你老公,其实我们一直有肉体关系啊!”


“你疯了吗?”


“是真的,你天天找我干,不信晚上派人到我房间来看,我还说得出你的身体特征——大腿内侧有两颗痣!”


“........”


“你后面比前面敏感!”


“........”


“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!”


“嗯,结婚吧。”


——我是交谈内容结束的分界线——


 


于是乎婚礼顺利举行,源氏白天和半藏过着幸福的日子,晚上和半藏过着性福的日子,不过当他们的孩子想和半藏睡觉时,源氏满肚子计划便不得不打水漂了。


 


END



婚约非儿戏上篇(源藏,源氏X恶鬼半藏&少主半藏

某鬼君君君君:

在遥远的东方,有相邻两国世代交好,不但多次联姻,这代更是娶了一对双胞胎姐妹,三年间,两位小王子分别呱呱坠地,年长的名为半藏,年幼的是源氏。本来两位王子将会和父辈一般从小相处,可半藏出生时带着不知名人下的诅咒,平日里与常人无异,时而行为如同怪物。


唯一的独子如此,国王和皇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他们派人寻遍了从东往西所有的魔法师,终于在古老的山洞里找到了一位如同枯木的魔法师,无人知晓他活了多久,亦无人能完整念出他名字的音符。魔法师在一块树皮上写下了破除方法——半藏必须嫁给源氏王子。


得知消息后,国王和皇后松了口气,当机给邻国写了信,而对面也立刻回复一个大大的“同意”,双方约定待源氏18岁成年便举行婚礼。


当事人之一源氏知道自己被“订婚”后开始了日常抗议。


他并非不知两国的交情,但是要娶素未蒙面的半藏,他完全做不到,更何况据说半藏的诅咒根深蒂固,连他当人的摸样也受到了印象。有人说,半藏王子是个独眼,他的双目内凹退化成了普通的皮肤,额头正中间却爆出一只血红的眼睛;有人说,半藏王子嘴中长着足足半尺厂的獠牙,不懂人言,只会咆哮,腥臭的唾液常顺着利齿滴落在地板上;有人说,半藏王子躯干如同常人,但是一侧手足的尺寸如五岁孩童,一侧如百尺巨人,无法自行走动,出行都靠马车;有人说,半藏王子浑身都是漆黑的毛发,远看仿佛猿人。


“我不结婚!我不结婚!”皇宫里每天都回荡着源氏的怒吼。


他的父王母后拿着半藏王子的肖像画给他看,源氏只不屑地扭过头去,肖像画向来是被宫廷画师脑补出来的,和真人相似程度可以近似于零,好比源氏爷爷是个猪腰子脸的魁梧大汉,在画师笔下变成了符合时代审美观的俊美且纤细的男子。


离十八岁生日还有六个月的时候,源氏来了一招狠的,他直接收拾了一些钱和金银珠宝离开了皇宫,让什么神圣的婚姻和半藏王子都见鬼去吧!


他往半藏的国家走,父亲母亲肯定不会想到儿子躲在避之不及的国度。


源氏按照地图旅行,虽然路上有各种情况,倒也是抵达了邻国,出于习武之人的好奇,他先去了传说中人人都学忍术的都市。源氏找了一家旅店,随后去问询店里的人哪里有武术大师。


“哪里还会有?能打的早溜了。”店老板愁眉苦脸,几乎在脸上摆出一个惨字,“早些时候来了一个妖魔,半夜出现,专门找能打的打架,大家打不过他都收拾东西跑了。”


说实话,源氏对妖魔感兴趣多了,毕竟人每天都能遇到,妖魔却可遇不可求,这还是一只会找人打架的妖魔,听上去实在更有意思了,于是乎当晚源氏收拾收拾去了一家人去楼空的练武场,静静地等待妖魔的出现。


练武场空置不算久,不过画着家徽的墙壁已被狂长的藤蔓掩盖住,花园的花卉枯死大半,几颗源氏不认识的树木摇摆着枝条,仿佛在伸出手渴求着什么。源氏坐在一块还算干净的地上,啃着干粮,皎洁的月光将他的影子完完整整的印在地板上。


突然地上的影子多了一个,源氏诧异地回头。


妖魔站在源氏背后,暗色的皮肤,白色的衣服,特意露出左边胸口上是大面积鬼怪图案,没有妖魔常有的狰狞面容和角,而是一头长发,以及俊美的脸庞,若不是两眼全白,怕是光凭一张脸便可让无数人倾倒吧。宫廷画师来画这个人会需要美化吗?源氏想答案一定是否,更为可能的是无法画出他的动人姿态。


胡思乱想到此为止,因为妖魔突然出手,源氏匆忙用手肘挡住突如其来的一击,被力量震得后退数步,“呦,看来不错嘛?”源氏摆好姿势,对妖魔勾勾手指,“来吧。”


........


不可思议。


真是不可思议。


太阳正从头顶懒洋洋地散下温暖的光芒,肚子里空荡荡的感觉示意源氏可能错过了两顿饭,他撑起身体,旁边传来不满的嘀咕声。源氏扭头看去,昨晚出现的妖魔全身一丝不挂紧贴着他,胸口密密麻麻的吻痕一览无遗。


他们昨晚睡了。


源氏记得两人打了好几百个来回,源氏成功将妖魔压在身下,无论是战斗留下的刺激感,还是妖魔不断无意识挣扎带来的摩擦,都让源氏男人的部分觉醒了,然后便发生了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
源氏爬起来,看到妖魔还是一脸迷惑。


“你听得懂人话吗?”


妖魔点点头。


源氏拎起地上外套盖在他身上,“你有家吗?要不要跟我走?”


妖魔歪着头,似乎突然无法理解源氏的话语。源氏见他没有反应,便再重复了一遍:“我叫源氏,要不要和我一起走?”妖魔继续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,口唇却一张一合无声地念出了源氏的名字,一遍一遍重复。


“所以你跟我走吗?”源氏第三遍提问,话音刚落,却见妖魔的身体外侧出现浓浓的烟雾,随着烟雾的释放,妖魔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,直到消失不见。整个过程如同水滴掉入湖中一般快,源氏根本来不及阻止。